回头我们再说钱飞和艾叶。

钱飞听完了艾叶讲述的探查过程,不由对那入侵的中年男人产生了兴趣。

钱飞说到,“你说,那人会不会是季明哲和季雯的爸爸?”

艾叶沉吟了片刻,越想就越感觉钱飞的话有道理。

“不好,万一季坤跑到明哲他们藏身的山洞中去,岂不是把追兵都吸引过去了?”

“有很大可能。”钱飞说的。

“那怎么办?咱们要不要帮忙?”

“这样吧,你还是用你的速度,在暗中出手。应该不会被人发现。我想趁乱去大瀑布那边看看。”

“你会不会有危险?”艾叶有些担心钱飞。

“放心吧,遇到危险我有办法解决。”钱飞说道,“当然了,如果遇到危险的话,我可能不好把握回来的时间。如果我真的没有及时回来,你就回华安工业区等我。”

“真得没问题?”

“放心吧,大不了,我用回城符离开就是了。”

艾叶见钱飞坚持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从钱飞那里拿了些食品和弩箭之后,她率先离开了何老实家的院子。

钱飞随后正大光明走出院门,下了山坡,向大瀑布方向而去。

天黑,月明,人乱。

钱飞专找没人的地方走,但越往里走,人也就越多,他躲避起来也就越发的困难。

“大家快点去断崖,找到他们了。”突然间,前方传来了一声喊。显然,季坤或者说是季明哲他们藏身的山洞可以暴露了。

几乎同时,在季明哲他们藏身的山崖方向,一个又一个小火球从位于山崖中间的山洞中飞出,随后一声声的惨叫声传了过来。

谷内的众人开始向火球飞出的方向而去,钱飞则趁此机会,直奔大瀑布而去。

几分钟的时间,就来到了大瀑布之下。

夜幕下的大瀑布,由于已经没有了末世前的各色灯光,显得单调了许多。但在洁白的月光下,一条白链从天而降,轰然落入下面的水潭,发出巨大的轰鸣声。

随风飘来了水滴,落在脸上和身上,犹如春雨中漫步一般。

这里,一面悬崖,两边陡坡,剩下的一面就是他进来的山谷。

钱飞一进入这一区域,就开始仔细观察起周边的环境。

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一件秘密监室的话,那么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。

果然不到10分钟的时间,他就在一侧的陡坡上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。

一条简易的用石块彻成的小路向坡上延伸,消失在密林之中。

钱飞没有丝毫的犹豫,径直踏上了小路。

沿着小路走进密林,又转过一处山崖,小路继续蜿蜒向上,来到了一线天前。这里坡陡路险,如果换做战争年代,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略要地。

一线天前,钱飞不得不停下了脚步。

如果两侧的山崖之上有埋伏的话,自己可能连捏碎回城符的机会都没有。

侧耳倾听了片刻,除了瀑布落下的轰鸣声,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。这让钱飞一下子放心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