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良欢没有继续理会,只是,她不管,这个冯邦就变本加厉。

就听见微信叮咚叮咚响个不停,不过半个小时,硬是把她这充满的点给耗光了!

“叶董,这是下周的节目安排。”禾真拿着文件进来,见着她还盯着手机看。

“叶董,要不要我去解决一下这个事情。”

她笑了笑:“不用了,这个人倒是挺执着的。”

“要是顾总知道怕是活不过明天。”禾真想了想,“要不要我联系一下总部IT部去处理一下?”

“不用了,你去换辆车,我要见他。”

“叶董!”禾真瞪大眼睛,“你……导师见学员可是会闹出事儿的!”

看着禾真那惊恐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

“所以,让你去安排。”

禾真微愣,随即就去安排了。

她也给那个冯邦发去了信息,给了一个地址。

等着下班之后,她便带着禾真去了约定的地方。

到了之后就看到冯邦特意装扮过,十分低调。

“叶老师!”冯邦见着她立马站了起来,不过看着她还是一身职业套装,有些蹙眉。

叶良欢嘴角微扬,当做没发现。

“东西带来了吗?”

冯邦愣了一下,赶忙从包里拿出了设计图。

只需要一眼,就能看出来,这个设计图并不太行,而且她明明是已经提过建议,但这设计还是那么单调,没有任何的惊艳地方。

也难怪这冯邦那么急需把她叫出来。

“这个设计……”

“等等老师!”冯邦看了眼周围,“你确定要在这里谈吗,不怕隔墙有耳?”

她笑了笑,看着周围自己管自己的客人,笑道:“不行吗?看样子,好像也只有我们两人是在讲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“老师,我觉得为了安全还是找个包厢吧。”

“真是抱歉,这里的包厢是要预约的,你也没说要包厢,而且人又不多。”

她说着的时候,冯邦脸色并不是很好看,却又要装作没事儿的样子。

“还有什么事儿么,如果没有,我还有事情要忙的。”

“还真的有一个事儿。”说着,冯邦压低了声音凑了过来,“其实我还有个很好的设计,但没有带出来,不如老师和我走一趟。”

叶良欢挑了挑眉:“既然没拿出来那就下一次吧,反正也不差这一次。”

“等等!”冯邦猛地抓住她的手,“老师不要着急啊。”

手心传来丝丝的痒,这个家伙竟然在撩拨她!

她也没动,就看着这个男生。

冯邦见她没有动,也更加大胆起来。

“老师,有些事情,更适合两个人一起说的。”

叶良欢内心是大笑不止,不过表面上倒是维持着,但这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,她的忍耐度也有了限度。

不过。

她很是好奇,这个男人到底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,或者说,和以前那些得奖一样,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为了得到结果,能接受各种各样的条件。

忽然间,叶良欢有些恶趣味。

“好吧,那地方你选。”

冯邦愣了一下,随即狂喜。

“那现在就走吧!”

她微微抬了抬下巴,示意带路。

冯邦热情地领着她就去了一个四星级的酒店,而且熟门熟路,看样子来过很多次一样。

“总统套房。”冯邦递给前台一张卡,但很快就收了回来。

那前台看了一眼就给了他们套房的钥匙。

随后,他们就到了这家酒店的套房,真正的总统套房。

虽然只是四星级,但这总统套房一天的价格,对冯邦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不过,就刚才他和前台那视线的交换,很显然,两人是认识的。

而且带来这里不是一次两次。

她也没多说,就那样看着他。

“老师,我知道你很惊讶,但一会儿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说着,冯邦离开了一会儿。

她立马就打开了定位,分享了地址,刚弄好,冯邦就回来了,手里多了瓶红酒。

“拉菲?”她挑眉,“不错,只可惜年份不够。”

“当然,对比老师这样的人,这一瓶红酒的确是不算什么,但是加上我呢?”

冯邦笑着,拨乱了自己的头发。

一瞬间,小奶狗就成了小狼狗。

然后,他拿起那杯红酒,对着自己的胸口倒了下去。

红色的液体,顺着那白皙有点肌肉的胸肌慢慢地滑落下去。

性感,诱惑。

这要是换一张脸,换一个身体,绝对能让她疯狂。

只可惜,这位和那位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只能说,这是男孩儿和男人的区别。

她笑着淡定地坐下,端着红酒摇晃着。

透过玻璃,享受一看小丑一样,看着这个男人摇晃着自己的身体,引诱着她。

“冯邦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“我也在给你机会啊,老师。”

他笑着,抓着她的手想要压向身体。

她再也没忍住,将红酒泼了过去。

“啊,原来老师喜欢这一招?”

咯咯咯——

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在他发愣的片刻,叶良欢赶忙就去开了门。

“你来迟了!”

“抱歉,意外碰上了个人。”禾真说着带着两个保镖进来了

“哇哦!”意外出现的杜成,也是她那个团里头年纪最小的,看到这一幕反而是打趣起来。

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冯邦。”

冯邦脸色瞬间就白了,慌忙就换上了衣服。

不过那保镖没有给他整理自己的机会,三两下就被人给控制住了。

禾真淡定地拿出相机,三百六十度都留下了美照。

“放开我,叶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”冯邦可怜兮兮地向她投来求救的目光,“老师,是你说喜欢我的,是你说要给我惊喜,现在是怎么回事儿?”

叶良欢一脸惊讶:“你这换脸速度够快啊。”

“杜成,快跑,这个女人是熬潜规则我们!”

“潜规则?”杜成一脸懵逼,“冯邦,你在开什么玩笑啊。”

“禾真,该走了。”

她没有时间陪这个两个家伙玩过家家。

刚走到电梯前,杜成追了上来。

“叶老师,你这样回去不行,会被监控拍下来的,如果冯邦坚持要说你潜规则,你没办法脱身,你的名声会受损的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所以……”杜成红着脸,“所以,我可以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