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婚的事儿终于是告一段落,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准备,她也不着急。

而且节目组已经来了好多次,她也不用不好意思再推迟了。

这天,节目组的车早早就来接了,到了节目组叶良欢才知道,复赛已经结束,已经进入了成团的阶段。

也就是说,现在是成员选导师。

“这么快?”她没想到就这么几天,就已经不需要挑选设计师了。

“有莱昂老师坐镇,是骡子是马,一眼就能分辨出来,速度都快了很多。”

董倾淡淡笑道:“你最近肯定没看节目吧,前几天已经开播,还上了热搜。”

“有吗?”她立刻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。

电视台还真的发了内容,都艾特了自己。

“对不起,这段时间太忙了,没有注意到。”

主要是尴尬,毕竟被艾特的人都转发了,就她没有。

再看看评论里头,有一些不好的言论,说她是耍大牌,或者是仗着自己和YH有关系,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。

不管怎样,好坏参半。

“不用管这些言论。”董倾安慰道,“人没有十全十美的,你越是计较这些,苦恼的反而是你自己,不如放宽心,把不好的言论当作激励。”

这话倒是挺安慰人的。

要是以前当然还会难受,经过这些事情,她现在心也是很坚硬,这些不痛不痒的话真的对她没有太大的冲击力了。

“我没那么脆弱,你们放心吧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编导们拿着剧本过来商谈。

因为她缺席了一段时间,所以编导们给她详细讲了这个情况。

等着介绍完,编导又拿出另外一份剧本。

她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沉子航也是一脸疑惑:“矛盾冲突?你们是觉得这个节目还不够撕逼?”

“什么撕逼?”

沉子航轻笑:“也不知道=那些设计师是不是有几个是拿了剧本的,没有教养,直接拍板叫嚣莱昂老师,也是相当有魄力的人,只可惜没有本事啊。”

说着,沉子航看着那些不嫌事儿大的编导们。

“这个……”编导们有些尴尬,“其实综艺都这样,就是弄点热度,其实对选手们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“都这么高的热度,还需要热度吗?”叶良欢将剧本扔了过去,“对不起,我不接受。”

“叶小姐,你再看看,其实真的没什么的。”

“我是评委,不是来当小丑的。”

“你们这样做的确是太过分了。”沉子航也不干。

“但是合约上……”

“合约上并没有写我们要配合你们做这样的事情。”叶良欢看着他们,“还是说你们需要我们把合同拿出来再看一遍?”

“两位还是再考虑一下,这对你们也有好处。”

叶良欢不想听,编导们也没有办法。

刚好时间到了,他们就去了演播厅录节目。

这一次是成员们成团后的第一次比拼。

她记得当初的规则是没有成团前,然后让评委选择成员组成团队,但是这一次好像规则直接变了。

反而是组员随即组成团队,然后两组比拼,选导师。

为了贴近节气,所以上一次成团的主题就是立冬。

因为好长时间没过来,有些面孔印象并不深。

不过,也许是没有剧本的关系,而且立冬这个节气也是定得比较死。

因此,每个团的设计也是没什么太过惊艳,可以说是中规中矩。

选择叶良欢的是五个年级算是最小的,但是这个团每个人的风格都很相似。

或者说和她是非常相似的。

选完之后,莱昂老师宣布了下一次比赛的主题,就是春。

这个主题范围很广,而且要求的是每个成员设计一件,可以是礼服,也可以是日常装,没有局限性。

随后,录制也就结束了。

因为今天有些推迟,所以叶良欢迫不及待就准备回家。

刚换好衣服,一出门就见到顾恙在门口。

“你怎来了?”她有些惊讶。

“听说节目让你接了五个大小伙子当成员,作为未婚夫,我当然来看看有没有烂桃花。”

顾恙勾着她的腰身,在她的嘴角落下一吻。

她脸瞬间就红了,赶忙推开。

“干什么,这么多人!”

顾恙扫了眼周围,笑道:“你看看,哪儿有人?”

叶良欢这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周围的人都走光了!

“这些人,真是的!”

他抵着她的额头,偷笑:“怎么,你还想在大庭广众之下,原来你好这一口?”

“呸!”

她这脸更红了,使劲地推了几下。

可顾恙怎么会让到了怀里的人溜走呢。

可叶良欢脸皮薄,实在是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和人亲昵。

顾恙没办法,怀里的人挣扎得太厉害只能松手。

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听说节目组有意让你和沉子航起矛盾冲突增加热度?”

她顿了顿,这才想起了这件事儿。

“没错,不过我拒绝了,虽说这是综艺,但主旨还是选设计师,我又不是娱乐圈的人,不用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。”

“其实也不用拒绝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她有些不解,总不能还要真的按照剧本演吧?

“意思就是你就按照节目组的意思演,把热度炒上去,这样对你有好处。”

“怎……”

“你先不要着急。”顾恙打断她,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份东西。

正是之前她扔回去的那个剧本!

“这上面只是让你和沉子航针对设计上有冲突,并不会影响选择,而且下一次主题又是春,和你接下来的春季发布会的主题有点关系,可以宣传一波,再者……”

“和沉家合作,要是没有表面上的交好,到时候怕是有各种言论,当然你要是真的不愿意,到时候我去处理就行了。”

顾恙这一说,叶良欢这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按照他说的,这剧本倒是反而给了帮助,不然还会多出来麻烦。

“算了,既然不愿意,还有我呢,有我在,没有人能伤害你。”

她翻了个白眼:“你不还是想要让我演么,不然又怎么会提这件事儿?”

不过她很好奇,顾恙不像是会这样做的。

便翻看了一下剧本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这里头的针对性明显是有打压的意思。

这家伙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就算沉子航和自己没关系,还看人家不顺眼。

话都这样说了,她也就接了吧。

不过,她最好奇的还是,沉子航的剧本是不是和她一样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