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好,快走!这是封印重组了!”特斯兰琳的脸庞上,带着无比惊恐的神色。

她话语落下之后,率先往回飞去。

方封和古剑一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奇大的能量朝着他们蜂拥而来。

两人的脸庞上带着震惊之色,随后和特斯兰琳一样,快速的往悬崖边上飞去。

等他们完全降临到安全地带之后,竟是看到了悬崖之底,不断的有着强大的能量散溢出来。

不仅如此,用肉眼可以见到那些能量,不断的拼凑成一块块无形但又可见的拼块,随后组合在一起。

“大崩灭,完了啊!”特斯兰琳在看到这一个情形,整个人都不禁纳闷了起来。

方封朝着她看过去,问道:“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?”

“大崩灭,那是指封印进行重组!也就是说,有的一些强大封印,它们在快要到达寿命之时,就会进行重组。”

“而我们刚刚没有抓到那崩灭的隙缝,而直接闯出去域外,所以以后我想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“或许这一个悬崖之底的封印,要过上百年,或者是上千年,才会有之前的机会。”

特斯兰琳在说到此话时,脸庞上满是无奈之色。

她一心想要出去域外闯荡,而自己则是在恶魔深渊中守候了多年。

这一天,她终于是等到了封印最为松动的时候,并且又是遇上了方封这样与她实力一样的人。

本来她还有信心能够摧毁掉封印的,但是没有想到,这个封印竟然能够自行的重组。

“按照你的说法,以后是不是无法破掉这个封印了?”方封看着她,再一次问道。

特斯兰琳摇了摇头,长长叹息一声:“或许是没办法再破解了。”

“或许,也只有我们到达元婴之期,才能够进行攻破这个封印。”

“这些,我也说不定,反正我只知道,这一次是没有什么机会了。”

特斯兰琳说着此话,她的脸庞上满是无奈之色。

这就像是守候了多年的东西,却是在即将得到的那一瞬间,而直接灰飞烟灭了。

那一种感觉,只要是经历过的人都懂得。

现在特斯兰琳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,她已经连话都不想说了。

“行了,我先走了,有空联系……”特斯兰琳丢下一句话之后,便直接几个闪烁,就离开了原地。

方封还想问恶魔深渊和狮身人面像的事情,但这特斯兰琳已经远走了,他也没有再开口。

他看了看那大崩灭已经完成的封印,如同他们刚刚来的一模一样,不禁有些感慨,说道:“行了,咱们也该回去了!”

“这个地方,并不适合我们现在这个境界闯荡。”

“或许,我们到达了更高的境界,可以再来试试!”

古剑一点了点头,跟随在你方封的身后。

等到出了恶魔深渊之后,他才开口问道:“方哥,我们来这里,不是还有一个目的吗?恶魔果实我们还没有见到呢!”

“还有,那个狮身人面像的事情也都还没有解决呢,现在就回去了?”

方封耸了耸肩,淡然说道:“恶魔果实,如果真的存在的话,以特斯兰琳的实力,她肯定是率先得到了。”

而她之前和我们谈话,丝毫没有说到这个点上面,所以我认为,恶魔果实应该是虚幻中的东西,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。”

“至于那狮身人面像,等以后再探索了,反正恶魔深渊的封印,已经重组了。”

古剑一闻言,也没有再多问,跟随在方封的身后,直接往夏国飞回去。

……

华山之巅。

古岩是后面回来的人,当他的出现,所有的修行者都是围了过来。

“古前辈,你的徒弟和方先生呢?”

“对啊,你怎么自己回来了,他们两人呢?”

古岩看着众人,他长长叹息一声,说道:“我们在恶魔深渊遇到了一个比方先生还要强大的女子,这女子说恶魔深渊有一个域外通道,不过很危险。”

“当时她就不建议我过去,毕竟说我的年龄也大了,潜力也是上不去,所以我就回来了。”

“至于方先生和我的徒弟,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形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场中的众人闻言,每一个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他们似乎是震惊于,还有人比方封的实力还要强大。

或许也有可能是震惊于,这个恶魔深渊,竟然还真的有域外通道。

可能这一切,都不是他们所能够想象得了的。

“古前辈,冒昧问一下,那个域外通道,大约要什么样的实力,才能够去闯荡?”

其中一个年轻人,直接开口问道。

场中所有的人,都朝着古岩看过去,都想知道这一个答案。

古岩犹豫了一下,直说道:“按照那女子的说法,大概需要到元婴期吧!”

“毕竟那女子,本身都已经是金丹期的强者了,可能还是无限接近于元婴境界的人。”

“但她自己都说,自己没有把握,所以我猜测是这样的。”

一番话落下之后,无数的人都惊骇了。七八中文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.78zщ.cδм м.7:8zщ.cōм

域外通道,需要到达元婴期,才能够安然无恙。

这已经刷新了他们的认知!

要知道,现在的地球,早就已经是末法时代了,就拿夏国来说,修行者并不是很多,只有那么一两百而已。

并且这一两百人,还都是境界很低的那种,金丹期的目前才有古岩和方封。

但是,那一个域外的通道,却是要元婴期才能够去闯荡,这不得不让他们震惊。

“算了算了,看来以后我们还是安分守己吧!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了,反正咱们在这一方世界,不被欺负就行了,去到域外的话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谁都不能保证。”

“我反正以后是不会去追求更高的境界了,与其去做那些事,还不如率先享清福,反正怎么也就一辈子而已。”

几乎所有的人都表示,以后不会再去涉及这些事情了,毕竟他们知道,元婴期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境界。

即便不是末法时代,可能以他们的资质、潜力,那都不一定能够进入得了。

与其这样子,何不如快速的接受事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