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都是之前了……”许月呢喃着,“你知道吗?当时,我其实没想过要找一个模特的。”

“穷到叮当响了,唯一的资金是贷款来的,我不能输,我根本不知道该这么做,那是块奶酪,谁先发现就是谁的运气,它不是那两年才有的,我们如果不能杀出重围,那就只能输……”

许月被签了合同,其实更像是赌约,如果她做不到,只有死路一条。

她没办法拒绝,因为她更清楚,那是陷阱,也可能是唯一的机会。

可是她看到程无忧的时候,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小众圈子规矩太多,而且,小众。

扩大受众群,需要的,是一根线,能把这个圈子跟外界连起来的线。

许月以为,她看到了。

事实上,的确是这样。

她也成功了。

背水一战。

如今,谁不知道“霓裳”?

她自己的问题是她自己的,她会改,慢慢改,可是,“霓裳”大火,不是么?成交额一次次突破新纪录,达成新成就,不好吗?

“还好,我赢了。”

“恭喜。”程无忧看着许月,有些恍惚。

“谢谢。”许月平复了些情绪,坐了回去,“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为什么没同意吗?”

程无忧摇了摇头。

“押一付三,那个地方,我交了三年的租金,他们不退钱,而我,所有的钱,都砸到工厂里了。”

许月都想好了,如果不行,至少还有个地方住,虽然条件不好,但是,总比露宿街头要好。

“那个男生……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“你怎么会对不起呢?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啊!”

“许月,其实,那个男生”

“其实我也没有多喜欢他,毕竟现在不见到人的话,我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呢!”许月笑,怎么会不记得,那是那个时候唯一愿意帮她而且真的能帮上忙的人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程无忧更想说那个男生不是良人,可是她说不出口,不是良人,到底是在她这里不是,还是对她而言不是,亦或是,因为对象是她所以不是,这不是一个意思。

“不提他了,话说,你跟陈言深,分开了吗?”许月不想深究,再深究,她怕待会儿掐死程无忧。

“……你希望是什么样的?”

“我希望……老死不相往来,你要成全我吗?”许月知道他们在一起,但是,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一起,特别是这些东西爆出来之后。

“许月,不能强求……”如果陈言深不是在逗她,真的是因为外表才接近的,那么,许月可能从一开始就被pass了,她看过唐文静的照片,包括之前的照片,唐文静也是所谓的“妖艳贱货”款,起码那个时候是,显然,陈言深偏好外表艳丽的女人,而许月,不是。

“我不强求,所以,你一威胁我,我就放手了。”许月不经意的挑了挑眉。

“那你还有什么不满,一起说出来吧。”程无忧不觉得这是全部,却越发恍惚,原来,她以为的走散了,不过是从来都没有走到一起。

“怎么敢不满呢,不是你对我不满?嫌弃我们的创意,diss我们的设计图,揪着不关紧要的细节不放手,不是你在不满吗?”

许月至今记忆犹新,“我们想方设法卖货,你跟我们谈格局,谈贡献,程无忧小姐,你知不知道,我们到手的利润才有多少?”

“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我还在租房子住,全部身家还不够你的一堆随意摆放的首饰值钱,你跟我提这个?”许月当然知道程无忧说的是什么,但那太遥远了,她得先解决掉温饱问题,不是吗?

“我也知道好的员工才能带领集体进步,可是,也得开得起工资才行,你觉得我有吗?你知道重工刺绣的跳针概率是多大吗?你知道一件绣毁了对其他的衣服也会有影响吗?你知道设计图跟成品永远没办法一样是什么感觉吗?”

许月叹了口气,“不要痴人说梦,你可以唾弃我,但是,我不用你时时刻刻来提醒我。”

程无忧皱了皱眉,“一件衣服,成本价有三分之二吗?我们的定价是500600一套,一个月的销售量有四位数,新品上架和活动期间会十倍百倍增长,刨开仓库打包人员、线上客服、运营,再刨开新品的设计稿、模特图拍摄,你告诉我,还有多少利润?”七八中文首发 7_8z(w m.7#8zw

“至于设计图跟成品不一样,那是布料问题,也是设计师的问题,我之前就说了,是你不相信,非要跟那个设计师约稿的”

“我们的钱只能约那个价位的设计图,要不然,你出钱?”

“到底有多少纯利润,你比我清楚,不用卖惨,我不傻。”程无忧摸了摸指腹,差点儿被许月带跑,她看过账本和税务,要么,他们做假账,要么,许月就是在胡说八道。

“还有,那两个人,那个男生,我很抱歉,但是,我不是妖,更不会下蛊,换做是哪个正经男人,会跟一个认识不到半个月的女人同居?还是个生活都成困难的女人?所以,要怪我一个人么?再者说,你们不是也没有任何关系?”

程无忧第一次见那个男生,就被递了联系方式,当着许月的面,就把鎏金名片塞她包里了。

“至于他,我希望你明白,不是我威胁你,然后你放手,他认识你吗?对你的印象是病人还是病人家属?那天送我去医院,为什么回来会那样问?你自己明白的,成年人的喜欢,有些时候不需要表露出来,也会很清楚。”

程无忧的确是勾搭了陈言深,但是,那个时候她不知道许月这回事儿。

“所以,请你不要说得好像我抢了你的一样,他单身,不代表属于你,更不代表会跟你有什么瓜葛。”

程无忧差点被绕晕,“更何况,当时你的说辞是,我不正经,不能祸害人家,所以,许月,你又是什么正经人?不要混淆黑白,彼此是什么东西,大家心里都有数,我今天来,不是来听你叙旧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