嗡!这一次萧叶话声落,就连蛊神之树本体之上,那个诡异的老者身体都不由猛地一震,他死死的看着萧叶,眼神之中同样是一片逆天震撼。

他脸上,甚至都是一片恐怖的血红!他脸上的扭曲和狞烈,甚至都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极致。

萧叶之前已经揭露,他千年的布局,已经被徐福和秦始皇看透,他的布局,反而成了秦始皇和徐福的棋子,这一点,已经让他无法接受!他千年的孤寂,千年的布局,千年的守候,在两千多年前,差一点被他局中的两枚棋子,反过来掠夺,就凭这一点,就足以让他咳血!他这个大祭司一脉的骄傲,在这一点面前,足以被人碾压的支离破碎。

不过,那一次好在秦始皇和徐福布下的反掠夺的局,并没有发动,徐福和秦始皇,去了秦始皇陵墓之后,就没有再度重现人间。

难道,隋朝的那一次,还是一个局吗?

那个诡异的老者,死死的看着萧叶!“那一次,不是一个意外么!”

诡异老者一边在拼命的,动用禁术彻底抢夺蛊神之树的最后控制权,一边接着开口道:“你说的很多都对,只不过,在我苏醒之后调查过,当年那些人恐怖发疯,身体里都是被进入了一种诡异的蛊虫。

而那种蛊虫,是楼兰古城深处的森林之中,独有的一种蛊虫。

根据我后来的猜测,应该是那一次杀戮太过浓重,布阵时造成的动静太过庞大,才使得那种原本只寄生在森林之中诡异生物上的蛊虫,爬出了森林之中,那些诡异生物的身体。

然后,钻入了城中人的人体!那应该是一次意外!”

“真的是意外么!呵,这些年恐怕你对这个意外,也并不是很相信吧,金字塔外的那座森林之中的很多生物,应该都是从白垩纪那个时代,活下来的。

只不过,它们虽然诡异,但是和蛊神之树差远了,最强也就是至强者级别,并且,它们也没有神智。

那些寄生在它们身上的蛊虫,无数年来,都没有爬出过他们的身体,进入人的身体,偏偏在那个时候,出现了意外,你不感觉太巧合了么?”

萧叶身体摇晃,原本刺入萧叶身体的那八根藤蔓,已经缓缓从萧叶身体之中拔出!尽管那个诡异老者,动用了无上禁术,可是那个诡异老者依旧没有真正能控制这蛊神之树,甚至,萧叶控制这蛊神之树的力量,似乎在缓缓增强!“或许,是蛊神之树在那个时代开始苏醒,惊动了森林之中的生物,也惊动了那些生物身上的蛊虫。

所以,蛊虫才从森林之中,那些诡异生物身上离开!”

那诡异老者整个人的脸,在这一刻更加疯狂,扭曲,狞烈!“是么!那你有没有发现,在那次变故之后,所有人都死了,有一个人的尸体,也消失了,这个人的尸体,就是当时被你和隋炀帝,联手关押的楼兰女帝的!”

萧叶陡然开口。

咔!那个诡异老者,闻声身体陡然恐怖一僵。

“你真的以为,这么多年,楼兰女帝就没有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吗?

作为一个时代,能一统整个楼兰古城,将整个楼兰古城,扩充成了一个强大的楼兰帝国,甚至吞并了精绝古国的存在的人,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