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!!!【狂沙文学网】手机用户输入:

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

空空伊挠了挠头,什么利爪牙齿,难道是说他跳海的时候,遇到了巨齿鳄那个蠢东西?

“没什么,孩子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眼神感激又慈,看着在沙滩上蹦蹦跳跳,活泼可的空空伊,杰克特陡然间,陷入了一种极为内疚的回忆。

即使浑伤痕,差点溺死在大海都不曾恐惧的他,眼底居然短暂的,浮现出一种浓浓的后悔之意。

自己的女儿,好像曾经也是这么活泼可吧,绕在自己的膝旁,伶俐撒。

好像自己离开莫斯匹斯的时候,那丫头也是这般年龄吧,不,或许稍微大一些。

假如她没死,可能已经是个能嫁人的大姑娘了……

“你哭了?”空空伊惊讶道。

“没,眼睛里进沙子了。”

杰克特摇了摇头,很快就平稳了绪,然后爽朗一笑,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纯金质地的勋章,递给空空伊面前。

“你救我的时候,好像丢了手里两颗珍珠吧,这算是谢礼,送给你。”

“纯金的嘛?值钱嘛?”

空空伊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小手飞快接过来,她不明白这枚“最高司令勋章”的荣誉含义,但是亮闪闪的东西,很好看。

“哈哈哈哈,要是卖给合适的人,顶你一千颗珍珠!”

反正,这枚勋章以后都要摘下来,与其交给那些恶心的贵族院,不如送给救了自己命的小家伙。

“贵族议会……尤尔根……”

就在杰克特神色复杂的时候,天边划过一道璀璨的流光,携带着无可抵挡的威势,猛然一闪,轰然砸落在空空伊十米外的地方,泥沙爆炸飞舞,但立刻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拘束落地。

“呀~”

空空伊吓得一个激灵就跳到了水里,在水面前露出一双眼睛。

“空空伊,小灯笼呢?没跟你一起?”

“她去拿那个什么鱼缸……”

空空伊回忆不起来的东西,是夜林承诺的,能让人鱼在岸上生存的道具。

和空空伊扯了几句,将眼神放在这位明显有些愣怔的硬汉风格的军人上,还未开口,对方倒是先爽朗一笑,认出了他。

“我在伊顿工业区的时候,就听说过你的名字,夜林,十分感谢你为天界做的贡献。”

“哪里哪里,大将军您奋战在使徒前线,舍生忘死,我自愧不如。”

都是初次见面的开场白,虽然在空空伊眼里觉得,人类真是虚伪客啊,然而两人说的都是实话。

“我猜,乌恩找过你,让你保我一命?”

“是的,昨天傍晚。”

不愧是大将军,一语中的,他太了解乌恩这个孩子了,自从经历了“和平之翼”的黯然落幕之后,乌恩分外珍惜每一个人朋友的命。

如果有可能,那孩子绝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保护自己,哪怕是生命。

“这件事,不劳烦你了,他们,还不敢把我怎么样。”

杰克特凝视着浩瀚的大海,自有一股傲然气势,如虹如剑,锐利中又充斥着强烈的自信。

他和贵族议会也不是第一次交手,互有胜负罢了。

赶忙附和着笑了笑,夜林没有去反驳,贵族们不敢动手,但被误导的平民们,怒火已经点燃了苍穹!

大将军现在的处境极为尴尬,凡是对摆脱罪名不利的东西,他一个不剩全部碰到了,简直令人头皮发麻。

所谓流言蜚语也好,断章取义也罢,无论如何,消息总有一个发源地,一个支撑消息的物品或行为,凭空捏造的东西,可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推算。

但杰克特现在就是一瓶油水混合体,别人说他有罪,打开瓶盖随便一看好嘛,这厚重的油脂,发腻发亮,逃不了。

然而油脂下掩盖的水也就是内心,却纯粹干净,宛如赤子!

“我就不接您回皇都了,会有人来的。”

夜林再次行礼致意,又和一旁的空空伊打趣了一句,目光在她掌心那枚黄金勋章上稍作停留,抱着米糕闪烁之间已然远去。

不过他并没有在确定大将军安危后就离开,而是顺着悬空海港,把天界的血脉之重,海上列车的铁轨,在空中给查了一遍。

大将军是从伊顿工业区往根特来的时候遭受的袭击,而且是清晨五点,也就是说,有人掌握了杰克特的一举一动,绝对不是巧合。

军火爆炸?

这个借口,随便听听罢了。

是伊顿工业区的内鬼,还是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?

“天界的铁轨是特殊合金,即使浸泡在海水中几十年,也不会有腐朽断裂的况,一般只要每年一次的大检修就可以了。”

他这话好像是说给魔剑听的,又像是自言自语,连续使用瞬间导致乏力的米糕已经趴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“但金属终究是金属,并非是牢不可破的东西,受到剧烈的能量,它也会损毁。”

他嘲讽似的一笑,浮在空中,停在一根铁轨的支柱上方,深邃的目光,仿佛能直视到海底最深处。

虽然并非完全体的元素圣灵,但对于魔法的运用,已经是娴熟无比,一念即动。

海水在他脚下飞快形成一团剧烈的漩涡,巨量的海水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排开,露出空,显露出这一根,用来支撑铺设海上铁轨的特殊材料支柱。

直径大概三米,表面即使涂抹了特殊材料,依然不可避免有些许藤壶,以及深绿色的藻类附着。

然而,在铁轨下十米,也就是大概在支柱中央的位置,有一个分外诡异的凸起,淅淅沥沥的水还在从上面滴落,那里赫然附着一枚深水炸弹!

外表酷似量子爆弹的模样,黑色的外壳没有水藻也没有其它海洋生物附着,这显然,是才放下去不久的东西。

有人,想要直接炸毁天界铁轨!

“呵,真是好大的动作啊,天界铁轨如果被摧毁,等于是把整个第七帝国,分裂成四个国家,彻底内战。”

手掌一挥漩涡消失,夜林突然神秘一笑,踩着魔剑悠然远去,并没有去管这颗深水炸弹。

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,天界所有的命脉铁轨,都在某个地方,被镶嵌了炸弹。

…………

海岸守备队,医务室

年龄最小,心思比较单纯的克因,在急救室外走来走去,暗暗焦急,直到急救室的门。被从里面推开。

忙走过去问道:“医生,队长他没事吧?”

不过是吃个早饭的功夫,回来后就发现海岚面色乌青,晕倒在地上嘴角流沫,看模样,倒是比较像突发心肌梗塞。

“他近来很累吧,要好好休息,没什么致命危险,毛病好像是第一次。”

年老的军医面无表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在内心暗自摇头叹息。

看起来英俊年轻,强体壮的一个年轻人,怎么会突然犯这种毛病呢。

“心脏供血不足,心肌梗塞,造成的短暂晕厥,可能营养不良,过度劳累。”

克因对病历上的内容倍感意外,海岚队长这几天,的确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一天中也就见个一两面罢了。

忙去了?

“你们记得么。”

海克接过病例左右看了一眼,冲着克因和米乌招招手,古怪道:“队长这两天经常失踪,刚刚又额头冒冷汗,面色发青,你们再想想这几天,队长是不是嘴角一直挂着笑?”

“好像是啊,队长这几天很开心的样子……”

克因还没有想到什么,年龄大一些的米乌顿时眼神不屑,冷哼道:“原来,是出去玩把自己搞虚了。”

脸色不好看额头冒虚汗,体都出了毛病,最近几天又常常笑容满面风得意,这摆明了海岚队长是去哪里偷腥了,然后频率太高体吃不消,把自己给搞虚了,不小心,心脏病都给搞出来了。

“呸,出去寻芳猎艳,居然不叫上我!”海克啐了一口,忿忿不平。

“你也想心肌梗塞?”米乌反驳鄙夷。

……

病房中输着葡萄糖的海岚,还在深深疑惑今天早晨自己的怪事,然后突然看到一脸坏笑的海克,举了举手中的保温杯。

里面放了整整三分之一枸杞……

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